网络黑灰产已近千亿 个人信息泄露是源头

摘要:网络黑灰产有多大的威胁?这个问题恐怕没有绝对准确的答案。

  

所谓网络黑、灰产,指的是电信诈骗、钓鱼网站、木马病毒、黑客勒索等利用网络开展违法犯罪活动的行为。稍有不同的是,“黑产”指的是直接触犯国家法律的网络犯罪,“灰产”则是游走在法律边缘,往往为“黑产”提供辅助的争议行为。网络黑灰产已近千亿规模。

  在浙江义乌,一个小商家的老板刚刚上班,查看前一天的监控视频发现,凌晨有人翻墙入室,但奇怪的是,店内并没有什么物品失窃。再仔细查看一遍视频,才发现这名偷偷潜入的神秘人操作了店内的电脑就走了。

对于这种情况,商家也很疑惑,不知是否算是入室盗窃案,因此也就没有报警。但没过多长时间,这位小商家的交易记录和订单数据就出现在了“网络黑市”里。

  此乃网络黑灰产犯罪案的典型。所谓网络黑灰产,指的是电信诈骗、钓鱼网站、木马病毒、黑客勒索等利用网络开展违法犯罪活动的行为。稍有不同的是,“黑产”指的是直接触犯国家法律的网络犯罪,“灰产”则是游走在法律边缘,往往为“黑产”提供辅助的争议行为。

  据南都大数据研究院等机构发布的《2018网络黑灰产治理研究报告》估算,2017年我国网络安全产业规模为450多亿元,而黑灰产已达近千亿元规模;全年因垃圾短信、诈骗信息、个人信息泄露等造成的经济损失估算达915亿元,而且电信诈骗案每年以20%~30%的速度在增长。

  另据阿里安全归零实验室统计,2017年4月至12月共监测到电信诈骗数十万起,案发资金损失过亿元,涉及受害人员数万人,电信诈骗案件居高不下,规模化不断升级。2018年,活跃的专业技术黑灰产平台多达数百个。

  而在这些设备背后,黑灰产已经形成了分工明确的产业链。

  在电信诈骗等许多网络黑灰产行为中,用户的个人信息是源头之一。功夫也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作为网络灰产的个人信息泄露,是许多违法犯罪行为发生的源头,但无论是企业还是监管部门,都很难完全治理好这个问题。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泰尔终端实验室信息安全部副主任宁华曾表示,如今个人信息保护出现了新的挑战:以往用户感知到自己的隐私信息被泄露、利用需要一周甚至一个月,但现在可能只需要几个小时就能感知到,隐私信息体现在了广告、购物网站上;以往很多隐私信息是用户主动提供的,但如今很多用户并未主动提供的信息,也被商家或平台收集、利用了。

  对于黑灰产的放肆行为,还需要掌握技术的企业、平台,与公安等监管部门协同治理。

  协同治理不能模糊责任

  “以前大家都讲黑灰产治理要联合起来做事情。这句话是非常正确的,但是联合也容易变成没有人负责。”阿里安全部资深总监张玉东认为,治理网络黑灰产不能因协同治理而迷糊各方责任,应该从问题根源入手,分析各方责任,相互督促各方解决问题。

  根据这个流程,张玉东认为电信运营商、社交网络平台也应该在治理黑灰产中承担更大责任。他举例称,许多电信诈骗、钓鱼网站诈骗都是诱骗用户连接伪装过的免费WIFI,或拦截、嗅探短信来实现的。“如果运营商这个问题不解决,永远有一个环节是可以造假的,这个问题就不能根治”。

  不过,作为网络安全从业者,他也明白当前推动企业投入大量成本去保护用户数据和个人信息的挑战。因此,他希望制度层面可以进一步对企业在这方面的责任和投入作出要求。

  灰产行为无法杜绝、网络纯净问题始终没有在日常生活中被重视,一旦当信息数据中心被黑,导致企业信息泄露,安全团队就要发挥紧急作用。《网络安全法》颁布后,希望能普及更多的是公司/企业乃至每个公民的网络安全意识。同时要更大范围的打击网络黑产和灰产,让网络更安全。三思网安的安全团队能做到先于黑客发现漏洞并帮助企业/公司有效制止黑客攻击,未知攻,焉知防?攻防结合,三思而后行,才能安全无忧。

新闻文章转载自新华网,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者:angela   点击数:1115   发布时间:2018-11-08 17:19:38   更新时间:2018-11-12 15:08:55